东平天气  

红色记忆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革命先烈

 龙山屯的记忆

作者:王圣雨  浏览次数:185     发布时间:2015-10-22

东平北部山区有一个村庄叫龙山屯,龙山屯村北旷野上有一个普通坟墓,墓中长眠着她一位英雄的儿子,如今村里在墓旁立起一块碑,这个墓碑主人就是革命烈士李耀珍。1941年1月2日,在东平县城北门外,李耀珍等五人高呼口号,慷慨就义。李耀珍牺牲后,几经周折遗体被埋葬在这里。

          投身抗日  加入中国共产党

李耀珍原名李玉璞,男,汉族,1909年出生在东平街道龙山屯村(原属东平三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自幼受父亲李宗幹影响,诚实正直,好学上进,少时代在尚庄小学读书。1932年7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县立初级中学(州城文庙)。1935年秋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先是在五区彭集后亭小学教学,1937年转到龙山屯村小学任教。他工作认真,思想进步,热心助人,在学生和群众中享有较高的威信。“七七”事变芦沟桥的炮声震撼全国,日寇大举进犯华北,平津失守,日军第十师团沿津浦线南犯侵入山东。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渠仓惶退1937年12月25日,日军飞机轰炸东平县城,炸死炸伤平民百姓30多人,炸毁房屋26间。国民党县长孙永汉(外号孙迷糊)弃城逃窜1938年8月23日,日军“常泊司令”率一个中队一百余人,与鲁西南地区亲日派曹景玉一部共一千余人,进占东平县城,东平随之沦陷紧急关头,山东省委根据党中央在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的方针,领导发动抗日武装起义,抗日烽火在各地燃烧起来。东平共产党员万里、蒋典印、强仁普等积极宣传我党抗日主张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动员民众参加抗日救亡。面对日寇惨人寰的滔天暴行和国民党政府软弱无能的表现,全县多数知识青年和爱国志士燃起满腔怒火。李耀珍更是义愤填膺,忧国忧民,组织师生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发表演说,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其间,他阅读了一些马列著作和进步书刊,结识了县工委书记万里、组织委员于林甫和赵效三、刘仲羽等党的领导干部和知名人士,他们的先进思想影响着李耀珍,他更加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思想觉悟、组织能力得到进一步提高他怀着一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之心,挺身而出加入了抗日救亡协会。他深入乡村,走亲访友,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斗争。1938年2月,经刘仲羽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肩负重任  组织抗敌斗争

1939年3月,李耀珍任三区抗日动委会主任。5月,侵占东平县城的日本侵略军疯狂推行烧光、杀光、抢光政策,大肆残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大羊惨案”。日军杀害无辜村民6人,打伤几十人,抢走财物不计其数,烧毁民房420间,“怀仁堂”药店、“文德昌”百货部、“宏圣源”酱菜铺等工商业户均烧为灰烬。昔日商户林立、生意兴隆的大羊街,变成一片废墟。此时,部分党员干部思想不够坚定,有些群众怨声载道,三区抗日斗争面临严峻的形势,正是在这种紧迫而艰难的情况下,县委命李耀珍为区委书记,王相臣ƒ任副书记他们根据县工委的指示,积极发展党员,壮大党的组织,扩大抗日力量。在他的培养教育下,李庆顺、王忠林、李灿华、李灿琪、李灿明等加入中国共产党。三区驻驾村、金山口、龙山屯、辛庄、清水坦、孟村、韩庄、陈庄等22个村建立了党支部。仅驻驾村、金山口两村就发展党员60余人。1939年到1940年春,三区党组织有较大发展。全区共发展党员300余人。1939年9月,三区建立了全县第一个抗日区公所,李耀珍当选为第一任抗日民主区长,韩省山任民政助理员,张树珂任财经助理员,孟广元任教育督导员。1938年下半年到1940年下半年期间,三区普遍建立乡、村自卫队。他们站岗放哨,盘查路人,送“鸡毛信”;送公粮,送公柴;破坏公路,拆除桥梁,挖“抗日沟”,阻止敌人扫荡。他还组织游击小组,选党员中年轻又政治坚定的骨干分子,进行反奸除霸,割电线,破坏敌人交通线。游击小组在他和区干部的领导下捉拿汉奸12人。

1940年初,日寇又派一个大队(500余人)来东平设防,部署在东平、东阿、平阴,三县司令部设在东平城内。日寇挑拨国共关系,利诱国民党军,一起杀害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形成敌、伪、顽三方对我夹击的尖锐复杂的斗争局面。1940年春,驻扎在东平县城的日军司令部委派汉奸焦元绅为伪三区区长兼区中队长(区部和区中队都设在须城镇)。他任职后,立即在全区建立伪乡、村政权。李耀珍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把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打进去,当“白皮红心”的伪乡、村长。李耀珍和其他同志一起,经过两三个月的工作,先后在辛庄、后屯、石马、三旺、驻驾村、丁坞7乡,须城、尚庄、大羊3镇,40多个村建立了抗日政权。除辛庄乡、须城镇外,有4个乡镇长是共产党员,3个乡镇长是进步人士。在此基础上,指导帮助有党组织的村成立农会、妇救会、青抗先、儿童团等抗日群众组织,动员各阶层“有人的出人,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组织农会会员、青年参军参战。在这期间,三区先后向军分区、县大队基干团选送400余人。同时,建立了50多人的抗日区队,除须城镇和辛庄乡外,普遍建立了乡、村自卫队。1940年下半年,三区和全县一样抗日斗争形势转入低潮,党组织由公开转入地下隐蔽活动。李耀珍带领区队经常昼伏夜出,反奸除霸,破坏敌人交通线,袭击日伪据点,保护、掩护抗日干部过境,到肥城为八路军购买药品、衣被等军需物质,配合县大队开展武装斗争。他精心培训练了一批可靠的地下联络员,为党组织传送情报,他们实行单线联系,暗号接头,严格保密。南至宿城、范村、后屯、北至大羊,西至金山口村,形成了秘密有效地下交通网络,为三区乃至全县的抗日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

1940年5月,正值青黄不接的时节。李耀珍根据县委指示,深入发动群众,以村为单位,向地主借粮,实行减租减息。当时,三区连年欠收,地主屯积粮食,而贫苦农民缺粮少米,吃糠咽菜。借粮可解决燃眉之急。所以,一经动员,很快形成高潮。三区当时是县委抓的点,全区100多个村,除敌伪据点(须城)附近及少数偏僻小村外,都轰轰烈烈的开展起借粮运动。驻驾村和尚庄除以村为单位进行借粮外,还联合5000多农会会员,向尚庄大地主尹祚墀进行借粮斗争。尹祚墀开始说给几十布袋(一布袋140斤左右),后又答应100布袋。以模范班、青抗先为骨干,从尹祚墀的地下仓中抄出600多布袋粮食(玉米、豆子、谷子、高梁、麦子)。石马乡组织5000多人向东豆山姓赵的大地主借粮。丁坞乡和三旺乡联合起来向北遂城的地主进行借粮。全区参加“红五月”借粮斗争的有3万人次。经过借粮和“双减”运动,贫苦农民借到了粮,渡过了春荒,家家户户喜气洋洋,抗日热情高涨,认识到共产党真心实意为老百姓着想,纷纷参加抗日群众组织,主动交纳粮食、柴草,支援抗日队伍。三区的借粮斗争,在李耀珍的积极工作下呈现生机勃勃的新气象,教育了群众,锻炼了群众,巩固了抗日组织和根据地,对东平北部山区震动很大。

                慷慨就义 光耀千秋

 1940年下半年,日寇推行所谓治安强化运动,加紧对我抗日根据地的扫荡、“蚕食”,到处搜捕残杀我抗日工作人员,在重要村镇路口安“钉子”、设卡。仅在东平三区的须城、尚庄、大羊、丁坞、三旺、金山口、无盐、北城子等地就安设大小据点8处。从井峪、郝沟到山西面的石马、王村、金山口等重要路口,也设了流动卡,以割断我抗日工作人员的联系。三区伪区长焦元绅,网罗了一些地痞、流氓、汉奸、特务,拼凑成伪区队,经常带着100多人,四处骚扰,烧杀抢掠,极力推行“伪化”政策,充当日军帮凶。在这种严峻形势下,我抗日工作人员不得不转入地下秘密活动。有一次,20多个日伪军突然闯入龙山屯村,抓住李耀珍的母亲问道:“你儿子在家里吗?快把他交出来”。老人说:“我不知道”。话刚落音,一个日伪军举起枪来,用刺刀背砸其头部,她随即晕倒在地。李耀珍的姐夫家住展洼,得知此事,苦口相劝:“耀珍,眼下这个形势,对共产党极为不利,要是你再继续干下去,恐怕连命也保不住。山西我有个好朋友,你赶快躲到他那里去吧”。 李耀珍对姐夫说:“我是共产党的干部,国难当头,绝不能苟且偷生”。

同年 9月18日,县抗日民主政府和县动委会在三区西豆山召开纪念“九一·八”事变大会。当晚,李耀珍到清水坦刘仲羽家中参加党的秘密会议。散会后,因天下大雨,李耀珍未回家,住在该村陈家药铺里。这事不料被敌告密。19日佛晓,伪区长焦元绅急忙带着30多人的汉奸队前去抓捕。当时,“白皮红心”的地下党员王元江听说后,立即将情报传出须城,第一站到焦园,由一位老人送到虹桥,再从虹桥送到孟村,姓陈的中年妇女送到驻村,再转到陈家庄,然后传到清水坦。由于下着大雨,路途又远,夜间传出的情报传到清水坦时,陈家药铺早被汉奸队包围。李耀珍听到枪声后,赶紧冲出门外,连跳几道墙,跑到村北一处场院里,把手枪藏在草帽底下,摸起木装作扬场。不料被伪区长焦元绅的护兵、汉奸刘庆珠认出,呼啦上来十几名汉奸。李耀珍举起木铣,与敌人奋力拼搏,但因寡不敌众,最终陷入魔掌。刘仲羽、孟升张树珂王怀钦也同时被捕。伪区队把他们押送至宿城游街示众,皮鞭抽身,铁丝穿过锁骨,钢钉穿过手指,遍体鳞伤,血肉模糊。汉奸焦元绅耀武扬威的说:“李耀珍,你是三区区长,我也是三区区长。此时此刻你有啥感想?”李耀珍强忍疼痛,目光坚毅,坚定大声驳斥:“你凭什么和我相比?你是什么东西,你是汉奸、走狗、卖国贼。我是抗日人民的区长。总有一天人民要审判你(1948年焦元申在尚庄被人民政府处决)。在州城日军宪兵队的监狱中,他受尽酷刑,宁死不屈。敌人又施出阴谋,从济宁把日伪特务尹鼎祚(外号尹大鼻子)搬来劝降。尹鼎祚自以为当过县立初级中学校长,又有日本鬼子撑腰,故装腔作势,以师生关系劝其投降,并藉此可在日寇面前显功领赏,得到提拔重用。所以,他先花言巧语,劝说一番,“李耀珍,我是特意来救你出狱的。只要你写了悔过书,我就请皇军放了你,保证全家不受牵连”。李耀珍对其怒目相视,激扬陈词说:“尹鼎祚,你是一个民族败类,日本鬼子的特务、走狗,根本没有资格和我谈话。你想叫我跟你当汉奸,那是白日做梦。”尹鼎祚万万没有想到李耀珍这么硬,便收起阴险的笑脸,敲着桌子嚎叫:“当共产党是要杀头的,难道你就不怕死吗?”李耀珍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怕死就不当共产党,为国捐驱死而无憾。”尹鼎祚枉费心机,一无所获,只好从牢房中灰溜溜地走了出去。敌人岂肯罢休,又施花招,胁迫其妻刘振手领7岁的次子灿,怀里抱着刚满月的小儿灿新前去探监。在狱中夫妻只能隔窗相见,李耀珍看到患难与共的妻子和两个幼小的孩子,甚感欣慰。用手拍了一下胸口,举起大拇指,又从低到高比划了一遍。刘振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明明白白,丈夫在对我表示:“我决不背叛党,背叛革命,背叛人民”“你一定要保重,照顾好老人,把四个孩子养成人。”生与死就在一念之间、一步之差,这一步就决定是生还是死。但李耀珍激昂大义,蹈死不顾,镇定地抉择了自己的归宿。

李耀珍等5人被捕后,县委书记王贺成、县长赵瑞甫,委派王元江进城开展营救工作,托了几个重要人物说情;李耀珍的父亲卖了30多亩地,四处找人疏通关系,花了好多金票,想把儿赎回来。经过各方面的努力,敌人终于让他们在牢里能吃上饭,也可以出来放风,但他们还是被关押着。此时,“百团战”结束,八路军105个团20余万兵力,经过3个多月的奋战,歼灭日伪军45000人,其中日军20645人。日寇恼羞成怒,对共产党和八路军实施更加残酷的报复,随即下达“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共产党员,要将李耀珍等人立即处死”的指令。最后,日军把李耀珍、刘仲羽、孟升、张树珂、王怀钦绑赴县城北门外刑场。在生死关头,李耀珍昂首挺胸,大义凛然,奋力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日斗争必胜,中国共产党万岁”凶残狠毒的日军对准口,李耀珍英勇就义,时年31岁。这天夜晚,就有人为他们放置了花圈,深夜亲属偷运回尸体。其后不久,东平县委在二区西柿子园村为李耀珍等五位烈士召开了追悼会。这次同时遇害的四位烈士是:刘仲羽、孟升、张树珂、王怀钦。他们在监狱中、刑场上,都表现了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为全县党政军民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增强了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李耀珍为革命烈士,东平县人民政府向烈士家庭颁发了烈士证书。

英雄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也没有任何手迹。光阴荏苒,岁月易逝74年过去了,李耀珍的革命业绩、浩然正气和英雄形象,在已经成为东平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久远的记忆,也成为龙山屯永远的怀念。

                                      2015423

东平三区,主要辖今东平街道西半部原宿城镇和今大羊镇。当时全县九个区,这个区划是1932年(民国21年)划定,沿用到1940年9月。

刘仲羽男,1914年生,东平县清水坦村人,1937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12月至1940年4月任东平县委书记,后任中共泰西地区总动委会主任兼《团结报》总编辑。

ƒ王相臣,男,1920年生,东平县大羊辛庄人,1938年3月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6月至1948年1月任东平县委书记,1948年1月牺牲。

孟升,时任东平三区动委会主任。

张树珂,时任东平三区财经助理员。

王怀钦,时任县政府秘书。

⑦⑼王贺成,是化名,实名邵汝群,山东莘县人。19404月至19424月任东平县委书记。

赵瑞甫,原名赵锡祯,东平老湖人。1913年生,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9月当选东平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

王元江,原东平三区人,时任地下党员。

版权所有: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主办 电话:(0531)86038048、86902279 山东省情网 电话:(0531)82622871、82622862
技术支持:中联星空 | 鲁ICP备05002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