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天气  

红色记忆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革命先烈

 卢泉之魂——抗战父子王笃章 王成秀烈士祭

作者:东平县史志办  浏览次数:63     发布时间:2016-07-25

东原大地的春天是美丽的。青山吐翠,春水无波。成方成片碧绿的麦田和金灿灿的油菜花,连绵起伏的山岗,绿草野花遍地绽放。可是,谁还能想到在这片土地上,——芦泉村后的旷野里,埋葬着抗战父子烈士王笃章、王成秀。说起这对父子的传奇故事,那是77年前的事情了。

1939年10月,国民党政府和军队在正面战场接连失利,武汉失守,政府已迁都重庆。这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相持阶段,中共中央召开了六届六中全会,重申组织全国人民全面抗战进行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八路军一一五师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罗荣桓、代师长兼东进支队司令员陈光率主力部队东进支队挺进山东。1939年3月10日,东进支队进驻东平四区夏谢、常庄一带休整。罗荣桓政委、陈光司令员和师供给部长吕麟、军实科被服股长王德胜商量解决军服问题。陈光司令员说:“天快转暖了,战士们的单衣怎么办?”王德胜股长说:“等着发吗!”陈司令员说:“等他们(国民党政府)发?他们不发呢?”王德胜还不知道国民党政府已经召开了五届五中全会,国民党反共投降倾向日益滋长,确定了“溶共、防共、限共、反共”方针,国民党顽固派发起第一次反共高潮。吕麟部长严肃地说“今年不是去年了,国民党是靠不住的。”吕麟部长把八路军自己准备办厂做军服的打算汇报完,陈司令员高兴了说“好!”,接着罗荣桓政委向王德胜交代,还是中央苏区的老办法,发动群众,自己动手,并要求他们按时完成任务。

王德胜根据首长的指示,当天就赶到东(东平)肥(肥城)交界的演马庄集上,找到了东平二区芦泉屯公信染坊的掌柜王笃章。他们一见面就谈到了一起,商定了一个制做军衣的方案,并立即行动起来。在泰西地委、东平县委等地方党组织的全力支持下,王德胜很快打入敌占区省城济南,运出了布匹和染料,招集了工人。一个个地下被服厂,在东平、肥城县的十几个村庄投入了生产,完成了几千套军衣的制作任务。单衣制完后,他们还为挺进鲁南的东进支队赶制了部分棉衣。

那是1939年4月的一天傍晚,王德来到王笃章家,王笃章的爱人胡延德见王德胜穿着军服,急忙从柜里取出丈夫结婚时穿过的月白色大褂,硬让王德胜脱下军衣,换上它,打扮成一个商人模样。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王笃章率领一行5人,每人骑一辆自行车,全速向济南奔去。身高硕壮的王笃章走在最前面,靠多年经商和几年地下工作的经验和胆识,王笃章从东平到济南城郊再到商铺,一路上巧妙地对付了日伪军的一道道盘查。下午,他们住进了济南城里普利门里仁德益布庄。他们在这里购买了大批染料和布匹。招募了百余名历城和章丘 的成衣铺工人,还带来50余部缝纫机。王笃章他们刚从济南回到家,就收到地下工作者的“鸡毛信”:“所购布匹染料,已由济南火车站发往万德火车站,现又由万德雇大车运往芦泉途中。”各项工作很快就绪,公信染坊染出的灰布,源源不断地运往东平四区的常庄、三区的大小金山口村,七区的大小靳口(现属梁山县),,肥城县的五虎门、老僧台、固留。分散在各个村庄的被服厂都悄悄忙碌起来。公信染坊作为地下“红色染坊”受到泰西地委万里的重视,万里常到公信染坊王笃章家研究指导工作。

  这时期,八路军东进支队活跃在东平、肥城一带,领导地方党政军放手发动群众,迅速打开了鲁西、泰西一带的抗日局面。1939年5月11日,日军从泰安、东平、肥城、兖州、汶上、宁阳、东阿等地调集日伪军,兵分9路把一一五师东进支队围困在肥城陆房狭小地带。东进支队陆房胜利突围后,八路军首长和王德胜放心不下王笃章和公信染坊,在一天正午,王德胜刚进芦泉村,村西传来枪弹声。王笃章见到王德胜急切地说:“这里一切都好,请部队首长放心。情况紧急,你穿着军装目标大,快走吧!”王笃章送走王德胜,马上把房内的布匹藏好,等他把院内凉架上的布匹藏起来,已经太晚了。这些从陆房撤退路过的日军抓住了王笃章,日军看到王笃章染成灰色的大手,便认出了他,说:“你的,八路军的,染军衣布的干活!”。王笃章对日军说:“我开的是染坊,搞的是生意,这都是老百姓送来的布!”日军严刑拷打,逼迫王笃章交出布匹。王笃章想,刚掩藏好的百余匹灰布,那是八路军的,也是公信染坊的命根子!就是搭上命我也不能给敌人!王笃章硬是不从,宁死不屈。穷凶极恶的日军见他不招认,就举起枪托朝头上狠砸,用刺刀往身上乱扎。王笃章浑身鲜血淋漓屹然痛骂着敌人,日军又连开数枪,子弹击中他的胸部,王笃章当即倒在血泊之中,壮烈牺牲。当时,人们看到王笃章被日军刺刀刺得已经没有人模样。家人用了三丈多白布裹住才安葬了他。

 一一五师首长得知王笃章牺牲的噩耗,心情悲痛万分。他们让司令部机要科长苏静撰写了一幅挽联,书写在一丈多长的漂白布上,落款处盖有司令部长方印章。首长特派王德胜以一一五师全权代表的身份,带着挽联到烈士牺牲地召开公祭大会,表彰英雄王笃章。临行前陈光司令员将保卫自己的一个骑兵班交给王德胜,以保证公祭大会的安全,同时也彰显我军军威。吕麟部长还就丧葬和抚恤进行了安排。公祭大会庄严隆重,公祭会灵棚内外,芦泉街头田间,传诵着烈士英名,激发着人民的抗战热情。声势浩大的公祭,几里地外的花篮店国民党区党部和官兵也没有出来干扰。

父亲是孩子永恒的生命范本。王笃章牺牲了,大儿子王成秀接过了父亲的工作。这几年和父亲一块参加抗战的王成秀,掩埋了父亲的尸体,就戴孝下手染布、管理和联络各村的缝纫军服工作了。为加快夏衣的制做工作,王成秀前往师供给部汇报工作,当领到新任务时,王德胜给王成秀3000元工料费。王成秀进行了伪装,骑自行车往家赶路。不曾想,当他路过三区驻村国民党田家宾旅部时,巨款被查出。王成秀面对盘查,临危不惧,一边出示证明,一边申辩:“我是八路军的工作人员,这些钱是军费,一分也动不得!”但见钱如命的国民党军官,不顾一切,竟然当场分光。为杀人灭口,这几个家伙将王成秀押解到8里外的郭山村附近,挖出一坑,将他拖入后活活掩埋。王成秀牺牲时,年仅20岁。

陈光司令员得知王成秀的死讯,气得火冒三丈。国难当头,国共本应共同抗日。他马上亲笔给国民党田家宾旅长写信,要求立即追拿肇事元凶,送我部军法处置,立即追回现金,以备军用。田家宾看过信,慌了神,后经参谋策划,派人送信并送回了现金,信中却说:“为整军纪,凶首留敝部执行。”陈光不答应,要派人去田旅捉拿凶首。这时,罗荣桓政委说话了,“放他一条狗命好吗?”陈光听了罗荣桓的话,觉得有道理,气也消了三分。罗荣桓说:“不过国民党顽固派图财害命的问题,还带有一定挑衅和摩擦性质,应引起注意!”在两位首长的安排下,我军和顽固派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追回了掠款,通缉了杀人凶手。为悼念烈士,激励民众抗日热情,陈光司令员亲笔给烈士家属写悼烈士信,以两位首长和东进支队全体将士的名义送了挽联。挽联是:“方周内军民皆念当日为国辛勤业,百年后人相指曰此乃抗战烈士家。”师部又派王德胜赶往芦泉屯办理了烈士丧事,安抚了烈士遗属,重整了公信染坊,染坊有恢复了正常工作。东进支队将士的夏服,及时赶制出来,发往连队。接着,公信染坊和周边的被服厂又开始冬服制做。王笃章父子牺牲后,八路军的处理和行动,进一步鼓舞了东平人民的抗日热情,不少染坊和被服厂工人在完成军衣制作任务后,参加了八路军。

王笃章父子牺牲时,中年的婆婆胡延德膝下有未成年的三男二女,最小的孪生兄弟才8个月。大儿媳陈云香那年才19岁,刚结婚两年还没有孩子。从此,这对婆媳将家庭支撑起来,都未再嫁。嫂子陈云香如母般地照料起最小的两个弟弟。新中国成立后后,当地政府给予她们应有的关照。1950年,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王笃章、王诚秀父子追任为革命烈士。人到晚年这对婆媳更是相依为命的生活着,胡延德老人96岁那年去世。她们的后人也都幸福地生活着。

当年,罗荣桓政委、陈光司令员送来的那幅白布挽联,已经被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了。那幅挽联的文字,后来由山东著名书法家魏启后先生书写,由友人赠送给了这对婆媳。现在,抗战父子烈士长眠在东平北部青山环抱里的芦泉村后,普通的坟茔上矗立着一方墓碑,碑文是本县书法名家李守白先生书写的还是当年八路军一一五师首长敬献的挽联:

“方周内,军民皆念当日为国辛勤业;百年后,人相指曰此乃抗战烈士家。”

这幅挽联也支撑了胡延德婆媳俩一辈子对共产党人的崇高信仰。风刀霜剑的年代王笃章父子,在外敌入侵的民族大义面前,他们作为党的地下工作者显示出视死如归的骨气和豪情;作为普通的国人和商人他们爱国如家,忠诚不二。在艰难困苦的战争年代,胡延德婆媳把风华正茂的青春奉献给革命和家庭;在和平建设时期,风烛残年的婆媳用自己纯朴的行动给后代留下佳话。王笃章父子、胡延德婆媳留给后人的是正义、情义和家道的标杆。

星转斗移,沧桑巨变,岁月已拂去战争的烟尘,但发生在东原大地上抗战英雄史诗,在这片土地上流血牺牲的英雄将士,将会世代颂传!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龙山屯的记忆

版权所有: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主办 电话:(0531)86038048、86902279 山东省情网 电话:(0531)82622871、82622862
技术支持:中联星空 | 鲁ICP备05002627号